行歌野哭

难受,真难受

十是十四是四十加四是十四:

看一次缓三天,说的就是《霸王别姬》了吧
第一次看是高中,看到小豆子从老太监府里出来我就看不下去了。
当时心里又震惊又难受,感觉喘不过气,又疑惑那个年代的人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。
第二次完整的看,注意到戏班子师父那句【你们赶上好时代了】。真是哭笑不得的一句。看完全片,一点点看着那个吃人的时代是怎么把所有人折磨疯,怎么把人性消耗殆尽,怎么把京戏一点点磨灭。
前天晚上又小心翼翼地点开霸王别姬,满屏弹幕都在说自己看哭了。
我是真哭不出,就是纯粹的压抑,心里面难受,眼泪又流不下。看着外强中干的段小楼一步步妥协,哀其不幸怒其不争;看着泼辣又柔软的菊仙一席红衣上吊,却不知道是怪人还是怪时代;看着程蝶衣错付一生,以一个最惨烈的方式醒悟。
难受,真的难受。
看程蝶衣身着便衣,却带着妆,在袁四爷院子里面唱虞姬的那一段,就猜到那一剑他最终得抹下去。也不得不承认那一幕美的惊心动魄,大概90年代电影中,只有林青霞的东方不败断崖一跃能比得上。

男怕夜奔,女怕思凡。
小豆子被逼着、终于唱对了思凡的时候,他就变成了程蝶衣。
霸王是假霸王,虞姬却想当真虞姬。段小楼一生,最后才有那么一点懂程蝶衣。
而程蝶衣一生,最后才发现,哪里又有什么一生一世的虞姬和霸王。
【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。】

评论

热度(22)

  1. 行歌野哭十是十四是四十加四是十四 转载了此文字